白鹤青山

一个放不被喜欢的东西的地方

【喻黄】墙头马上

民国paro
大概就是喻黄闹了个小别扭
      
       十寸长的素笺,墨迹淋漓,说是拜帖,倒连姓和名都一概去了。梨花满地不开门,是以谁也不知道这张素笺什么时候来的,它的主人是谁,大家却都心知肚明。
        喻大将军今儿个班师回朝,满城皆知。
        徐景熙早上来请脉的时候还说了:喻大将军眉眼更胜从前。
        黄少天却只是抿了口香片,提起今年栖霞岭上梨花倒是开的热闹,说起来谁又会信,从前出招时嘴也不停的剑圣,现下也学城南王杰希喝苦茗用药膳,性子敛的比小姑娘还小姑娘。
        黄少天还在端着杯子出神,那端儿圆门吱呀一声,他一抬眼,来人一身戎装,指挥刀挂在腰际,一双带着雪白马刺的军靴亮的灼眼,披风已卸下,挂在小臂上,头发倒还是中分,一双眼睛沉沉如水。
       “少天,”喻文州笑盈盈的唤他。
       “你来干嘛?”黄少天语气不善,让人想起那只训练营里的小狮子。
        “来找我的剑圣啊。”大概是刻意压低了声音,喻大将军的音色迥然于临阵前的冷然,醇冽如姑苏一坛酒。
        “tan 90°(不存在的)”黄少天冷漠的说。
        “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杨边。这可是少天说的。”
        “我早已忘了,你倒还记得。”
       喻文州站了一会,见黄少天没什么想理他的意思,只得笑笑,“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既然少天无意,我也只能罢了。”言罢转身就走,还把门带上了。
       我靠!!!!!!
       黄少天气愤的把杯子往桌上一磕,开始跟自己商量,不行不行忍住忍住我可是修身养性黄,不能生气不能生气生气会动胎气啊呸这是什么鬼删掉删掉。啊好气哦喻文州你这个混账上战场也不带我,这个事本剑圣宽宏大量不跟你提可是你竟然连土特产也不带。不带土特产也就算了你连哄都不哄我你这样是要失去我的。
       妈的,我生起气来我自己都怕……
       “少天。”喻文州像只猫一样蹲在墙头上带着笑意问他:“我得了把剑,不知道剑圣肯不肯赏脸一观呢。”
       “我去我去我去我去我去我去!”修身养性黄一跃而起,“哪儿呢你的剑,队长我告诉你要是你以后再一个人领军出去我就叛国去找叶修了。还有你一个将军爬什么墙啊让人看见了影响多不好。哎呦我跟你说王大眼的香片可真难喝……”
        “好。”

死也不虐喻黄
杰西卡眼里的万千星辰表示不服

评论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