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青山

一个放不被喜欢的东西的地方

【喻黄】重逢24小时(1)

      车窗摇下来露出一双温润眉眼,是喻文州。
       黄少天盯着喻文州开始走神,思绪飘回五六年前喻文州刚刚买了车,耍酷一样停在他跟前,挡风玻璃是他眉眼弯弯,那时候车上的挂件还是蓝雨,那时候他们还年轻。
      “少天?”喻文州看着一人一狗都是一动不动,开口喊他。
      “唉,唉。”黄少天回神,勉强拖起玉如意上车,开门的时候他注意到车门新添的的擦痕,新添,就是离别之后再发生的意思。
        黄少天坐好之后就开始说话,从亏得玉如意还小不然拖不动一只萨摩耶到吐槽那两根突然爆裂导致他手术超时的血管,中间夹杂着谈论天气和谈论去哪里吃饭。
        事实上黄少天根本不知道要先说哪一句,故友重逢或者说心上人重逢更多的是慌乱而不是欣喜。没什么好欣喜的,黄少天腹诽,这下连躲也躲不掉了。黄少天自诩和心脏打了那么多年交道,现在缺根本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心慌意乱。
        “少天。”喻文州乘着红灯的间隙回头看他,“我要长住在这里,你乐意收留我吗?”
        收留?就是带回家里一起住的意思吗?黄少天突然有那么一个瞬间不懂汉语。像在街边看到一只刚断奶的萨摩耶然后带回家里养着的那种吗?
        喻文州把车半转打了左跳灯,这时候笑着继续给他解释。“魏老大搬过来了,我跟的几个军部老干部也在南湖,我也就跟团过来了。”
        “哦。”黄少天了然,喻文州做的事家庭医生这一块,跟的人转移了他当然也得转移。家庭医生国外常见,国内还在社区推广阶段,不过像军区干部级和医疗高层配两个全科医生,还是在人力承受范围内。
         黄少天想了想,“那我可得请个长假过去请个安,魏老大出ICU之后我可没见过几面。”他又顿了顿,“不过说起来南湖那么大的度假区,你怎么不干脆住在哪儿得了,从我这到南湖怎么也得二十分钟吧。”
         “走高架十分钟。”喻文州从容应对,“而且我穷,住不起南湖高档别墅。”
         “哟,”黄少天把试图爬上座位的玉如意推下去,“你这是预谋已久啊,说吧,觊觎我那一亩八分地多久了?”
        喻文州看着红灯读秒,“哪儿的话?只不过你那一片社区卫生也算划在我这,说起来,黄医生,”喻文州扭头冲着黄少天笑,“你的身体健康也在我监管范围内。怎么?少天不乐意收我?”
        “收收收收收收,我什么稀奇古怪的病人不敢收啊,还怕你个蹭吃蹭喝的?”黄少天受不了他一会少天一会儿黄医生的,只得弯下腰去拍了一把玉如意,“太好了闺女,终于有人能准时喂你了。”
        玉.正在咬垫子突然被拍了一把有点害怕.如意吓得蹭的坐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主子发红的耳朵根。
        “不过我怎么感觉他在撩我呢。一定是我错觉,错觉,毕竟那么多年没见了。”黄少天跟玉如意碎碎念。
        然而玉如意早已看透这一切。
    

       世界上最尴尬的事情莫过于再次回到破绽百出的越狱现场,玉如意现在就处于这么一种十分尴尬的境地。
       黄少天看到一片狼藉的院子,塌了一半的葡萄架和栅栏边上那个目测直径有一米的大洞,统治了他整整一场手术的绝望又一次降临了。
        “玉如意你是土拨鼠吧你,你挖洞这么厉害你妈妈知道吗?气死我了信不信我关你小黑屋断你wifi绝我后路。”黄少天气的语无伦次,“你还敢往喻文州那儿跑,我跟你说就是天皇老子也救不了你了这次,看我不扒了你皮……”
        然而喻文州显然是比天皇老子更管用的角色,当玉如意第三次蹭他裤腿的时候喻文州终于心软把还没长成的萨摩耶抱了起来,打断了黄少天的连击,“扒了皮就不用了,洗个澡吧,挖了那么大个狗洞又陪了你半天,毛肯定脏。”
        “哇喻文州你这个重点不对啊到底谁才是你最亲爱的人,”黄少天义愤填膺,“不是,谁才是给你提供住处的户主!!!!!!喻文州你这样是要失去我的!!!!!!果然这么久没见了没有爱了!!!!喻文州你不爱我了!!!!”
        喻文州勉强腾了只手握住他,深情对视,“对不起,我是真的爱如意。”
        “喻文州!!!!!!”黄少天悲愤交加,“喻文州你滚吧滚吧,带着它远走高飞吧我祝你们99,”黄少天甩开喻文州的手大步进屋,“我一场手术几十万上下的人,你要我给情敌洗澡我有病啊!!!!!”
        然后是掀门帘,换拖鞋的声音,片刻之后二楼的窗被猛地推开了,黄少天撂下冷漠的三个字,“上来吧。”
        喻文州抱着玉如意失笑,少天你说漏嘴了你自己知道吗?

tbc

评论(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