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青山

一个放不被喜欢的东西的地方

【喻黄】重逢24h(2)

       黄少天家的淋浴间并不算小,但是塞进两人一狗怎么都显得拥挤。
        喻文州把玉如意拖进去,黄少天立刻把门一关,开了水照着玉如意一顿猛喷。
        玉如意哀哀的叫着,脚一沾地就开始疯跑。
        可惜淋浴间 总共就只有那么大,黄少天扯着莲蓬头在后面追的解气,嘴里还喊着你有本事跑你有本事娶我之类奇奇怪怪的话。
        “少天啊,”喻文州为了不被波及到堪堪缩在墙角,“你把水开小点,你闺女快被你冲走了。”喻文州试着拧了拧控制水流的旋钮,“是这个吗?”
        As far as we all know,一个完整的淋浴系统,包括可移动的莲蓬头和悬挂在头顶不可移动的花洒。喻文州不知道拧到了哪里,顷刻之间,水从头顶的喷头喷涌而出,把黄少天从头到并不存在的尾淋了个结结实实。
        黄.突然性全身湿透.少天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感受着水珠从头顶流向脚跟。
        “不好意思啊少天,”喻文州语气里含了难以压抑的笑意。
        “喻文州,”黄少天蹲在那里动也不动,“你老实告诉我,这个混账是不是在笑。”
        “哪里?”喻文州陪他蹲下来凝视他闺女。黄少天趁其不备,大爆手速把水开到了最大,水第二次在顷刻之间喷涌而出,这次被淋的结结实实的是喻文州。
       “少天,”喻文州挂着他招牌式的微笑,“忘了跟你说了,我没带衣服过来。”
       正在剥剥嗦嗦拆犬类沐浴露的黄少天手一顿,马上控制不住笑意,“不怂,我这儿有新的睡衣。”他拉过喻文州的手往上来了一坨沐浴露,“你给他洗着,我给你找去。”
        话还没说完又忍不住笑了两声,天道好轮回啊,前两天医院刚发了两套可爱过头的睡衣,黄少天本来嫌弃的不行,没想到最后用到了喻文州身上。
        黄少天自己脑补了一下,笑的连柜子门也打不开。
        “少天你笑成这样你闺女也知道有鬼。”
        黄少天咳了两声,稳定了一下情绪,终于有力气从柜子里抽出一套卡通睡衣,上面斜着印了小鱼干和Q版的小猫。
        “其实还好,”喻文州评价说,“跟那件印了皮卡丘的比起来非常正式。”
       “我特别想看你穿这个去给魏老大量血压。”黄少天乐不可支,“我简直可以想象魏老大的表情哈哈哈哈哈哈。”
        喻文州瞅着他那样儿弯了弯嘴角,“好说,你穿那件皮卡丘的我就舍命陪君子。而且魏老大只是烧伤不用量血压。”
        “真的?”黄少天大喜过望,“那你快给大眼洗澡,然后你洗完换上,我想看你穿很久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是很明白你们人类的笑点在哪里。
【这里天天简直就是遇着我们鱼鱼就开始迷之笑点】

       最后喻文州还是以“怕你笑的没力气自己洗澡”为由把黄少天赶去洗澡,等到他最后换完小鱼睡衣出来,黄少天自己头上还滴着水,蹲在那给玉如意吹风。
        屋子里开了暖色调的灯,衬着黄少天的侧脸专注而平静。黄少天其实生的眉目锋利,做手术的时候戴着口罩遮了护目镜,又不说话,冷冽地像他手里的刀,稳定而精准。
        这幅样子喻文州很少看到,在他印象里黄少天一直在笑,明媚得像太阳。
        这时候黄少天大概还在想那件小鱼睡衣,不知不觉又弯了嘴角,喻文州心里柔软的一塌糊涂,瞅见水珠悬在黄少天发梢摇摇欲坠,索性抽了毛巾过去给他擦头。
        “洗完了?”黄少天关了电吹风“嗡嗡”的轰鸣,最后揉了把玉如意放他自由,毛巾遮了眼睛看不完全喻文州,光是瞥着一个衣角就已经笑的双肩耸动,“喻文州,这件衣服真的特别适合你。好幼齿啊哈哈哈哈哈,一下子年轻了十岁。”
        喻文州控制住黄少天乱动的脑袋,一心两用就脱口而出,“十年前不好,十年前还没遇到你。”
        “……”黄少天难得地沉默了片刻,又哈哈哈哈笑开,“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谈恋爱了情话Max,但是我心如铁坚不可摧你还是攒钱买个离子炮吧。”黄少天努力转过身去要给喻文州给他指喻文州衣服上某只猫,“哎呦我记得这里有只巨傻的猫可以跟玉如意媲美的那种……”
        “没谈恋爱,想谈恋爱,”喻文州抓住他手指,把黄少天整个人推向洗手台,“黄医生,您摸了狗,先洗手。”
        黄少天乖乖洗手,借着镜子偷偷瞄喻文州。那个人头发也没大干,有点乱,好像他大学四年每天晕晕乎乎爬起来看到的那样,日常到需要分别五年才会去关注和惊讶,原来还是和原来一样。
        喻文州病护是满分过,力度控制的比五年前更好,让黄少天想起无数个专业课之后,他从浴室回来,大爷似的把毛巾往喻文州那一甩由他伺候,自己从左心房背到右心室,现在想起来从心尖脂肪到心机隔膜都刻了关于他的记忆。
        最后黄少天还是看到了喻文州的睡衣,角落里小猫在笨拙地够鱼干,他自己身上这样同样的位置画了一只可怜兮兮的皮卡丘。
        黄少天又想笑了,他收到衣服的时候满心嫌弃,却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还是留了下来,“难说可以用来哄女朋友呢,”黄少天那时候自我欺骗。
        现在黄少天明白了自己是什么心思,他想和别人穿这套勉强算情侣的睡衣,只不过这个别人的范围有点小,这个别人只能是喻文州。

你女朋友178啊——来自每天被喂实体狗粮的玉如意客户端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