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青山

一个放不被喜欢的东西的地方

【喻黄】非典型玛丽苏(1)

我真的控制不住我写玛丽苏的心啊!


        白日里碧绿的水面因阳光的退却骤然加深了颜色,与天相接处幻化成一种模糊状态的幽蓝,衬托着上面古旧的栈桥以及那些插在浅水之中的木桩,木桩上拴着凤尾船,修长的黑色船尾覆盖着宝蓝色的幕布,只露出镌刻其上的描金的精致细纹。
       凤尾船里,黄少天打翻了今天的第三杯酒。
        “哎呀我的祖宗。”蓝河无奈的过来抢救沾湿的衣襟,浅色系的西服上多了一块若有若无的水渍,“这真的是最后一套在身边的礼服了,黄少,你今天一次性毁了三件高定!”
        “唔,日本福原的清酒,我衣服也想尝尝怎么了。没衣服了从实体店调嘛,张佳乐不会介意我穿市售的。”黄少天把酒杯扶起来,还在目不转睛地盯着船窗外玫瑰色的晚霞。
        “您的好朋友张佳乐订婚,整个威尼斯封道,去哪给你调衣服,”蓝河拖出个首饰箱,试图找个胸针领饰一类的东西给黄少天遮上。
        “不要不要,”黄少天灵巧的躲开,“你相信我,大家肯定会觉得这是设计师的设计不是我泼上去 ,下半年可能就因此流行酒痕风了也说不定啊!”黄少天真诚的看着蓝河,“要不用你身上这件vivi的吧,反正都是一个色系的。”
        “不行,”蓝河捂胸警惕的看着他,“我这件才两百万。”蓝河还想说什么,圣乔治岛上修道院的钟声响起,蓝河赶紧催人上岸,“没办法了幸好不明显,要是被看出来了黄少你就可劲儿忽悠他吧。我相信你!去吧!黄少!”
        “???”黄少天几乎是被撵上岸的,晕晕乎乎站稳了之后才发觉蓝河没有要上来的意思,“你不跟我去啊,为什么啊?你忘了上次我被粉丝堵在机场的悲惨故事了吗?蓝河!你不能走啊!”【突如其来的琼瑶闪了作者的腰】
        “......”蓝河无语,“明天海德堡校庆,我还得飞过去,张佳乐大神已经封道了,不会有人来堵你的。”蓝河站在船尾,冲黄少天挥了挥手,船夫缓缓撑篙,凤尾船移向江心。
       “哎哎哎!等等等等!”天天尔康手。
       天天在威尼斯的小码头孤独的徘徊,可怜,无助,孑然一人。
       天天心里苦啊!这秘书不能要了。
      
       少天......

       似有风过,拨动天地的琴弦,青铜灯架下风铃“索索”的响,人声寂寂,再惊于一声夜莺的啼鸣。
       黄少天左右看了看,四遭无人,只有一排凤尾船在夜风里摇摆。幻听吧,黄少天不做他想,转身走上台阶。
       张佳乐挑的地方实在是刁钻,巨大的罗马式凯旋门建在两片水域中间的狭窄一线上,拾级而过,凯旋门的另一边一碧万顷,还要再坐船才能到达水域中央的礼堂。
        要结婚了的人就是不一样啊,黄少天感慨一句,随便挑了一艘凤尾船掀开了门帘。
        他首先看到了一幅画。
        临海远眺,右首大运河与朱提卡运河交汇,安康圣母大教堂灰白的圆顶在幽蓝色的天幕之下,远处狭长的朱提卡岛上散落的民居如同繁星,这一切一并在或深或浅的夜幕里模糊淡去,勾勒出船首那个人的剪影。
        那人回过头来,极淡极淡地说了一句,你来了。
        语气之轻,如同是久逢挚友,本该如此,自然至极。
        “我来了。”黄少天梦魇一样回了一句,依旧一动不动地扶着门框。黄少天看不清他,他整个人都被笼在船夫的黑袍子里,但黄少天清晰的知道他的每一个细节。他的面容清瘦,下巴的线条如同古希腊的雕塑,眼角似有似无的上挑,笑起来温润而唇锋自衔刀剑,他的双手骨节分明,虎口处磨出了一层薄薄枪茧。他在黑袍子底下不出意外的配了白衬衫,他的银链吊坠是一块小小的晶石,雕刻成了利剑。
        黄少天还知道,如果自己走近他,他会笑吟吟地看向自己,他会用徽章遮住酒痕,那徽章该是用整块蓝宝石琢磨而成,有六芒星衬托着光剑,光剑锋利而无需收敛棱角,就那么荒唐的伸向无可预知的远方。
        黄少天深深的呼吸了一次。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知道的,但是他就是知道。
        世界上有那么多酒馆,你却偏偏走进了我这一个。
        这诗说的竟是一点没错,明明只是第一眼,却如同千百次跌跌撞撞的重逢,又或者说,相爱多少次都如同初见。
       再来多少次都是一见钟情,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身在天涯也要想方设法的相遇,谁又能说,这不是缘分。
        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黄少天彻彻底底的信了。
        天神的手弹拨出动魄惊心的颤音,把世间所有活动和静止的物体都晕上雾,在天地这个巨大的琴箱里共鸣激荡出和弦,也击打着黄少天的心弦。
         远在江心的交响乐队奏了三个小节,随后是第一声礼炮响起,亚得里亚海面上飞起双翅灼灼的大鸟,和摆尾欢跃的人鱼,焰火辉映着古老的运河。火的花朵在天穹怒放,水的花朵在海底盛开,以水为隔,两片呈镜像无限延伸的花圃在水面交汇。
        华灯初上。

评论(2)

热度(29)